·简体中文·繁体中文·ENGLISH  
 
 
   留言板  
 
 
关键字:
分  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相关专业标准培训内容提纲

时间:2008-5-7 13:33:05 文章来源: 作者: 共阅:[5291]次

----------------------------------------------------------------

  
一 概说
本提纲是专门为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相关专业标准编写的培训内容纲要(提纲内容是对以下所说的五个标准进行的详细的解读,这个解读包含了我们在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郑州培训班时教员的授课内容,也包含了我本人对这些标准的理解,下文括号内内容就是专家授课内容和陈兆善的解读或举例)
  其内容主要包括:《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相关标准》中不可移动文物的“认定标准、分类标准、定名标准、年代标准、计量标准”等五个方面。不包括信息采集、新技术应用和其他规章制度等内容。所以,本提纲实际上是第三次文物普查中涉及的田野(现场)文物考古调查工作中的专业性技术标准和规范。(仔细阅读这个提纲对于全面和正确理解所涉及标准里的简明条目有很好的参考作用)北京装修公司 北京办公室装修 北京装饰公司 办公室装修
  (除了上述五个标准外,实际上还有一个尚未上台的标准,叫作“普查质量控制标准”。另外还有六个规范。这些标准和规范就是本次文物普查专业技术方面的指导性文件)
  本提纲的内容要点主要有三个方面。
  其一、概述相关标准制定的原则与依据。这是鉴于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是由国务院下发《通知》的一次对全国不可移动文物现状的国情、国力调查,所以,相关标准的制定,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等相关文件为准则。这是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的准备工作中,与第二次全国文物普查的最大区别和进步,因此,是以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相关标准为对象的培训提纲,在内容上也应遵循这一原则,以便(制定标准的目的)为全国文物普查,特别是现场和野外文物调查工作,提供具有规范性的专业操作标准,提高文物普查的质量和科技含量
  其二、对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相关标准规范内容的解读和示例。这是本提纲的内容重点。其中对各个标准的解读和示例,是按照“五大标准”的不同表述对象和内容,分别予以说明,并采取将标准的原文和解读与示例,分段单独对照说明的行文方式,以增强培训教材文字说明的针对性和清晰度。也便于读者和培训对象,将自己的体会和理解,可以明晰对照标准原文和对讲解内容进行深化理解或独立思考。“示例”则尽可能选取有代表性的全国(或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等不可移动文物,以突出其典型示范意义,增强培训教材的实用性。(实际上在田野普查中,这些标准和规范应该结合使用)
  其三、本提纲以讲解和指导现场实习的双重任务为目的,将各专业标准与拟定的文物调查对象,作理论与实际相结合的对照说明和剖析典型事例。如“认定标准”中原文为“古人类活动的洞穴,只要洞穴尚存,无论遗迹、遗物是否存在,应予认定。”以辽宁朝阳喀左“鸽子洞”为例,其洞内遗存基本发掘完毕,但洞穴仍然存在,在此次文物普查中,应复查认定为“古遗址”类文物。再如“年代标准”中的“特殊地区的考古学文化可用青铜时代标志”,也可以辽东半岛“双砣子三期文化”遗址和盖州国保单位“石棚山石棚”为例,二者测定年代均在3300-3000年之间,其相对年代正当中原“殷墟”末的商周之际,但此类边远地区的文化,与中原商周文化迥异,不宜用商周纪年,应标为“青铜时代”。诸如此类,在广大边远省区具有普遍性,本提纲注意了在标准的解读中,充分考虑中国地域辽阔、民族众多、古代文化发展的多元性和不平衡性,以使对相关标准的培训,更适应不同地区文物普查的实际需要。这一具有普遍意义的专业培训要求,在其他相关标准和信息采集、新技术应用等方面,也同样具有借鉴作用。实际操作中可以(强调注意)结合各地文物普查实际,进行有针对性的将制定的普遍标准与当地的不可移动文物保存现状相结合,进行普查中的文物认定。这是第三次文物全国普查中相关标准的掌握和使用中,应当具有的科学理念。
  二   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认定标准
  (在说明这些标准前,请大家明确一点,这五个标准经国家文物局公布,实际上就是文物普查的法律文件,不仅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适用,在今后的工作中仍然是指导性的文件,今后不论是哪类文物调查,都应采集这些标准。对于各类专题调查而言,我的意见可在此标准的基础上加以深化,以适应不同内容的专题调查,同理,其他的规范文件具有相同的功能,由于有了统一的标准和规范,对于我们今后的文物工作会有很大帮助)。
  掌握和理解该标准,首先应明确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对不可移动文物认定的原则。主要有如下三个方面:
  (一)必须是实际存在的文物实体(对已消失的文物单独登记)(通俗的说,就是能看得到的东西。这二句话前一句既针对新发现不可移动文物,也针对复查文物;后一句仅指复查文物。民间传说中的文物不在此范围内)。
  (二)地点明确、并有一定的分布范围,即文化遗存的区域认定。(包含原址和搬迁的不可移动文物二项。通俗的说就是必须有一定的空间范围)
  (三)具有“三个价值”的文化遗存(每类文物的价值属性可有侧重)。(即历史、艺术和科学三个价值。但价值的判断是一件较困难的事情,文博界有这么一句话:“文物价值永远没有一个绝对标准”,虽然价值本身是客观存在的,但要全面认识它却要依个人能力和认识水平,有些则随时代发展在变化之中。如沿海古遗址与闽台文化和南岛语族关系就是后起的概念;如土楼、民居建筑的独特性及地位与价值也是近些年才认识的。也就是要求普查人员要具备相当的造诣)
  上述三点,即文物存在的实体性、地域性和文化价值属性,是文物认定的原则。(以上三点是紧密相关,缺一不可)
  在这个基础上,本标准需要着重说明的是:
  (一)古遗址的认定,标准所列五条。(古遗址指的是什么,用一句简单的概念就是古人从事生产、生活和其他活动遗留下来的地下遗存。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分类标准中将古遗址列出了16类,在下一讲分类标准中有这个内容)
    具有如下条件之一的予以认定:
  1 存在文化堆积,并有明晰的分布范围;(难度较大。福建发现这类古遗址数量较少,全省约有3000多处遗址,符合这条的也就不到30处,占1%。)
  2 在地表发现有古文化遗物,且具有一定的分布范围;(在福建野外调查中发现的文物多数符合这一条。但有一种情况在我们田野调查中会经常遇到,比如闽南一带,调查时可能只会在地表采集到极少量的陶片等遗物,甚至只有1、2个陶片,如何处理?我的个人意见是照样认定,但也要注意到发现文物的地点,象下列情况下应予排除,比如在河边、池塘边、水沟边发现个别陶片,已经是搬运堆积,不再是原埋藏地点,还有类似的要视具体情况作具体分析)
  3 水库、湖泊、河流以及沿海水域内的具有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各类遗存,包括沉船和地点明确的文物出土点;(水下考古内容,由水下考古专家去认定,沿海一带的同志如果有发现线索,请提供水下考古专家作参考)
  4 经过考古发掘,原址地形地貌未发生根本性改变;(福建有不少这样的考古遗址,象昙石山、斗米山等遗址。“未发生根本性改变”,我的理解是指毁灭性的破坏,象惠安音楼山遗址、蚁山遗址被毁坏非常严重,文物近乎无存,但山体仍存在,仍应予认定。高速公路等大型建筑中发现的很多遗址可能和这一条有关,比如路基切过某遗址,但在其一侧或两侧还残存山体)
  5 建筑及构筑物基址尚存。”(指地面文物建筑已经消失,只残存基址的古建筑,如平和九峰原平和县衙遗址,这种情况在福建可能还比较多)
  上述标准在调查实践中的掌握,除“5 建筑及构筑物基址尚存”,专门适用于古建筑类文物外,其他古遗址的认定,难度较大的是“文化堆积”的认定、分布范围的界定和“原址地形地貌未发生根本性改变”的认定等。其中“文化堆积”的认定,包括遗迹遗物的认定,二者是一个整体。传统的考古学方法对“文化堆积”的认定,有平面和纵面两个方面(指分布范围和堆积厚度)。特别是未经考古试掘的文化遗址的认定,地表的遗迹辨认和遗物的采集、分析是第一步骤,而尽可能寻找相关的断面地层、地貌及遗迹、遗物,是更深的一步。在综合考察基础上,兼顾已知或相邻的文化遗存的性质和年代,确认其文化性质和分布范围,是认定“遗址类”文物的前提。(这一段话实际上概括了我们田野调查的方法)其中对“经过考古发掘的遗址”的认定,本标准中强调了“无论文化堆积是否存在,如果遗址及其原有地形、地貌全部或局部保存,应予认定”。对遭受破坏的遗址情况相似。这是考虑到在从理论上讲,一个遗址不可能全部发掘或破坏完毕。除非原生环境全部改变(如淹入水下),对较重要的发掘后的文化遗址,应当尽量在普查中保留下来(为什么,我的理解其作用有二重意义,其一是文物的数量不可少,第三次文物普查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要增加已知文物的数量,以与我泱泱中华大国相匹配;其二是已经考古确认存在过的文物点的分布,尽管已受破坏,但在学术上仍具有价值,在考古学研究中如说明一个考古学文化分布范围或聚落考古研究时就需要了解遗址点面的分布情况)。这应是此次文物普查对不可再生的文化遗产保护的基本原则。在古遗址的调查认定中,近年国内外考古界引入了“遗址区域分析”或“遗址域分析”方法,实际与传统的考古学遗迹遗物综合分析法相通,只不过增加了通过调查遗址周围相关范围内的资源分布区域,来尽可能复原原遗址的范围和性质(国外这种方法也叫做“区域考古调查”方法)。这也是本次普查中强调“大遗址”和文物生存环境因素的一个方面(“文物生存环境”是近年比较流行和重视的一个概念,即我们不仅要注重文物本身,同时还有注重与文物共存的周边环境,如文保单位要求明确建设控制地带实际上就是这种概念的具体要求之一),在普查中应充分关注,并给于准确记录(在第三次不可移动文物登记表所列环境状况就是指的这一点。现在的文物工作中把这一点提到很重要的位置,尤其在国际上)。
  (二)古墓葬的认定,原标准列为三条:
  “具有如下条件之一”的予以认定:
  1 形制结构或遗迹尚存的;
  2 整体迁移,新迁址占有独立的地域范围;
  3 经过考古发掘,原址地形、地貌未发生根本性改变。”
   该标准实际上列举了文物普查中发现的古墓葬存在的三种情况,即:第一种情况,一般形态的古墓葬,只要其“形制结构或遗迹尚存”(如空墓或残墓),无论保存程度如何,均应予以认定(一般不强调文物本身存在的程度)。(理由是)因为古墓葬类文物,被破坏的比例大,形制结构因时代或性质、等级的不同千差万别。此条标准认定的重点与遗址一样,应重在“实际存在”,即形制结构或遗迹尚存,即应予以登记(这里有一个难题,供大家参考。我个人理解古墓葬“无论程度保存如何,均应予以认定”,可能只是一种理论上理解,在学术上毫无疑问有它的价值,在田野具体操作中,会遇到各种情况,比如一座古墓葬只残存几块墓砖,要认定吗?可能吗?在今后要政府颁布文物名录并加以保护的时候怎么办?政府有什么想法?我个人很难给出具体的答案)。第二种情况为认定迁移的古墓葬。其基本点是在新迁址有“独立的地域范围”(如沙县驸马墓)。以区别于迁移后的墓葬,已成为博物馆内陈列品的“可移动文物”。(即迁至博物馆或各类陈列室内复原的古墓葬均被排除在外,如福建博物院展厅内展出的五代刘华墓复原墓葬就不能加以认定,而认定的是其野外存在的已被发掘的墓葬)第三种情况主要指经考古发掘的重要古墓葬。强调其“原址地形、地貌未发生根本性改变”。相反,如原地貌完全改变不存,则不宜认定。
  (三)古建筑的认定,原标准亦列为三条:
  “具有如下条件之一的予以认定:
  1 建筑物、构筑物主体存在;(构筑物一词,老师未作解释,在网上查阅,得到的是指池、井、道路、渠沟、桥梁、水利管道、护坡、场、其他如雕塑、旗杆、亭、路灯等。归纳为“其内部缺少可供人活动空间的建筑”)。
  2 建筑本体重修,但原有风格或形制基本保留;(这种情况在福建许多地方都能看到,尤其是经济发达的闽南地区,大量的家庙、宗祠都有维修,但其本体一般都还完整保留,只是被涂脂抹粉了,这种情况仍要予以认定)。
  3 建筑整体迁移,新迁址占有独立地域范围。(如樟湖坂的蛇王庙)
  此标准对古建筑文物的认定,首先强调了建筑物、构筑物的主体存在。这是古建筑与古遗址、古墓葬认定的区别之一。因为古遗址、古墓葬认定的前提是“遗迹存在”,一般不强调文物本身存在的程度。而古建筑类则不同,它要求“主体存在”,即体现了认定古建筑的特殊性。这种“主体存在”,按照古建筑类文物的要求,应包括建筑结构主体和建筑物形态主体(我的理解其指的是平面和立体的存在,应是梁架主体结构和主要墙面屋面等存在)。如果古建筑的结构和本身主体已不存在,只剩基址,那就应认定为古遗址类。(这种情况在福建比较常见,上述所举例子明代理学家王阳明所建后代被毁的平和九峰原平和县衙遗址就属这种情况),后两条认定标准,则分别针对古建筑本体重修、局部改建和迁移两种情况设定的。前者强调了“原有风格或形制基本保留”,以区别于完全的复建或新建的建筑,如完全复建的黄鹤楼。后者则强调了“占有独立地域范围”,即构成了新的一处独立迁移后古建筑的独立存在,如山西永乐宫。(福建如华林寺)
  (四)石窟寺及石刻的认定,原标准列为三条:
  “具有如下条件之一”的予以认定:
  1 洞窟尚存,无论保存程度如何;
  2 石刻本体尚存,无论保存程度如何;
  3 石窟寺、石刻迁移,新迁址占有独立地域范围。”
  该标准鉴于石窟寺及石刻的保存现状和相对的珍贵性,强调了“无论保存程度如何”,只要洞窟存在,就应予以认定。其中包括仅存洞窟,已无造像存在的石窟寺。但其前提,必须在历史上确实有石刻或造像存在过(与原则中“实际存在”似有矛盾,但这是对特殊文物所特定的),而不是一般的口头传说。这一点在文物普查中,应严格把关。
  (五)近现代重要史迹与代表性建筑的认定,原标准为:
  “具有如下条件之一”的予以认定:
  1 与历史进程、重要历史事件、历史人物有关的史迹与代表性建筑的本体尚存或有遗迹存在;
  2 具有时代特征并在一定区域范围具有典型性、在社会各领域中具有代表性、形式风格特殊且结构和形制基本完整的建筑;北京装修公司 北京办公室装修 北京装饰公司 办公室装修
  3 为纪念重要历史事件建立的建筑物、构筑物,具有标志意义或典型意义。”
  近现代重要史迹与代表性建筑的认定,从标准要求看,可概括为“四性”:典型性、代表性、特殊性、完整性。与古代文物认定不同的特殊性,在实际调查中,应当重点注意三点:
  其一,文物史迹多与历史事件和人物活动有关,可称为“物以史存”,“物以人存”。如“红二十五军长征出发地”,就是因为与重大历史事件有关,而首先不是文物本身的文化形态价值(这一点和“古代文物”认定时注重文物本体价值的出发点正好相反,而把历史事件作为优先考虑的对象,重在历史事件和人物的重要性)。此类 “史迹”文物在近现代较多(福建革命老区应该很多)。再如,“白求恩模范病室旧址”,在山西五台县境内,可能其旧址或建筑本身的结构并不突出,但因为与重要人物和历史有关,仍作为重要文物认定。这体现了近现代文物更注重人文意义(注意一点:近现代名人和历史事件应当超出本县域影响范围)。
  其二,“具有时代特征并在一定区域范围具有典型性、在社会各领域中具有代表性、形式风格特殊且结构和形制基本完整的建筑”。此条高度浓缩了近现代建筑的多种认定因素,应当根据各地的实际情况具体认定。其中要素包括时代特征、区域典型性、各领域(行业)代表性和建筑风格的特殊性等(共四项内容)。其中只要有一项具有文物价值的,即应认定。如“福建土楼”就是具有区域典型性的近现代建筑。
  其三,“各领域中具有代表性”,即指行业性典型建筑。包括各类“工业遗产”这在第三次文物普查中,是新明确提出的一类近现代建筑,体现了本次文物普查对文化遗产保护理念的更新和发展。(现任国家文物局长特别注重这类建筑)。此项文物在分类标准中列了六种主要行业建筑,但并不能包括所有行业。普查实践中各地应根据发现的实际可以调整。如近现代的山西镖局、旅顺的日俄监狱旧址等,也是典型的行业建筑。(我个人觉得认定难度较大也敏感,要有很专业的近现代历史和行业知识)
  
  三   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分类标准
  该标准分类的原则主要有四点:
  (一)基本分类法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的分类原则分类。
  (二)一处不可移动文物原则上归为一个文物大类(古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及石刻、近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和其他类),以避免重复,便于统计。在各大类中,有分为若干子类,以体现其功能、性质。
  (三)包括两个类别以上的文物(群体文物),原则上以其主要的文物内涵分类,如寺、塔共存,以其主要遗存分类(如开元寺和镇国塔、人寿塔)。
  (四)凡列入“其他”类的文物,需在“备注”栏说明其特殊性和原因。
  在此基础上,该标准需要重点说明的是:
  (一)古遗址
  古遗址类在原标准中列了十六种子类,基本上涵盖了古遗址类的主要文化遗存。其中需要重点说明的是,如洞穴址,与认定标准一样,是指有遗迹遗物发现与人类起源和活动有关的洞穴,无论发掘与否和文化堆积情况如何,均归此类(仅有古生物化石的不列入此类)。再如“军事设施遗址”,包括海防、陆防、地上建筑址和地下遗留的遗迹等。与上举二个子类的遗址相同,本标准所列“古遗址”下各分类内容,也几乎都是复合式的(指多项内容)。如祭祀遗址,应从石器时代起,包括一切历史时期、一切种类的不同性质的祭祀遗址,诸如祭坛、祭冢、神庙、明堂、灵石崇拜,甚至以自然山川、灵物为祭祀对象的具有明确遗迹的祭祀性史迹。其他类,可以举一反三,注意各类别中的复杂性,并在一大类中分出其中的小类。(这段话是告诉我们在各小类中还可进一步细分,在填写录入时要仔细划分)
  (二)古墓葬
  本标准中列为四种:帝王陵寝、名人墓或贵族墓、普通墓葬、其他古墓葬。以上四种古墓葬分类,每一类也大都是综合性的。如有人认为,“帝王陵寝”应分为“皇陵”和“王陵”二种。目前采用“帝王陵寝”,其中包括皇帝陵(如十三陵)、诸侯王陵(如南越王墓、中山靖王陵)、也包括各少数民族政权王陵,如高勾丽好太王陵等。其他的“名人墓或贵族墓”等,也同样包括不同层次。各地在实际调查中应具体对待,务使不遗漏。(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其他古墓葬”,没有明确的说明,我的理解指的是不好列入上述三类的墓葬,上文曾提到的那些不具有普遍性质的墓葬、特殊的墓俗,如悬棺葬、崖墓、石栅墓、树葬、瓮棺葬等等,就列入这类中)。
  (三)古建筑
  本标准下也分为十六个子类。每一子类也大多为包括二个以上的复合式小类别。每一类中的各种不同形式的建筑,既有形制、性质、功能的区别,也有等级或层次上的区别。如“寺观塔幢”,实际含有四类,即各有形制、功能的区别;“宫殿府邸”,则有明显的等级和层次上的区别。鉴于古建筑类(含近现代建筑)在分类上的复杂性,在具体调查中,应当综合认定,讲一处建筑归于一大类和相应的一小类中。建筑群体的不同性质的各单体文物,可另统计在“单体文物”中。(这项内容可能比较复杂,因为有些建筑在不同时代可能有不同用途,或者有不同的功能,也有可能同时兼有多种功能,我的建议是以最主要的功能来登录)
  (四)石窟寺及石刻
  此大类文物中细分为六种,即:石窟寺、摩崖石刻、碑刻、石雕、岩画、其他石刻。其中摩崖石刻,专指与石窟寺不同的在自然山岩上的造像、石刻文字等,如泰山刻石、重庆“白鹤梁题刻”等(福建多处有摩崖石刻,参见国珍局长讲课内容。岩画与摩岩石刻较难区分,如华安的仙字潭,有的认为是岩画、有的认为是文字,难有定论,我个人建议放在摩岩石刻这一类中,因为在虎林山遗址出土陶器器壁内发现有相同的图案,目前学术界将浮滨文化发现的这些刻划性质的内容统称为刻划符号,一般认为跟文字的关系更密切些。如果确实有人把它登记在岩画这一类,也未尝不可)。“石雕”,专指造像类。(包括人物和动物),如乐山大佛。“碑刻”专指固定的人工碑碣(jie)(立在野外的不可移动的人工碑),如集安好太王碑。此项以区别于可移动的石碑,如西安碑林中各石碑和在自然山岩上的题刻和摩崖造像。
(五)近现代主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
  此大类文物分为十六种。其中1-7种与传统的近现代文物分类基本相同。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的分类标准中新出现的8-15种文物类别,从“工业建筑物及附属物”到“典型风格建筑物或构筑物”,是适应本次文物普查的要求,分设或增设的文物类别。这些类别的文物有一个共同点,可通称为“行业性典型建筑物及附属物”。其基本要素可归纳为三点:形制的典型性、时代的代表性和与重要人或事相关的特殊性。如福州马尾“海政学堂”,是近代海防和海军教育的代表。哈尔滨“索菲亚大教堂”,为俄式近代建筑的典型建筑。沈阳“边业银行”,为张学良创办的私人银行等。诸如此类的行业性典型建筑与工业遗产等,为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的新增项目,实际调查中应根据各地不同情况,按本标准要求具体分类统计。(这类统计非常有助于增加文物的数量,但在现场判断中难度较大,要懂得相关历史知识,特别是对主要历史事件的考证、对行业历史的认识,要有很专业的认识水准。遇到特别难以判定的建筑,建议请具备相关知识的专家会商)
  
  四   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定名标准
  首先需要说明,该标准规定的文物定名原则是:
  (一)总的定名可分为“古代文物”和“近现代不可移动文物”两大类,这是从两类普查文物定名的特殊需要出发.
  (二)定名的分类,与《文物保护法》相对应,仍分为六大类。其中古代文物定名分为遗址、墓葬、古建筑、石窟寺和石刻五种。
  (三)古代文物的定名,主要依据文物本身的存在条件(地点)和文化内涵(性质)确定,一般具有两个以上要素。如“曲阜鲁国故城”,其中曲阜为地名,鲁国故城为性质和功能。
  (四)近现代文物史迹的定名,除考虑其本身内涵特征外,同时应考虑其外部因素和条件,主要是与近现代重要历史事件、机构和历史人物有关。如沈阳“满洲省委旧址”,列为省保单位的主要文物价值,不是其极普通的青砖平房,而是革命旧址。
  (根据标准注意如下四点:1、凡复查各类不可移动文物一般应沿用原定名;2、在同一县级行政区域内的不可移动文物名称应尽量避免重复;3、文物定名中应尽量使用法定或通行的名称;4、一般不使用现代机构或单位名称。)
  在上述基础上,该定名标准需要重点说明的是:
  (一)古遗址定名,分四种情况。
  “1、以“最小的行政区域名称或自然地名”+“遗址”定名;(如昙石山遗址。地点+性质)
  2、如果在同一最小的行政区域内(农村指行政村,城镇指街道)或自然地名处有多处遗址,则在地名后加“方位”,予以区别,“方位”用东、南、西、北、东南、西北、东北、西南表示; (在没有更具体地名时用这一方法,如果有自然地名,应用自然地名)
  3、古遗址中的古城址,历史设置或名称明确者可用原名;(名称不明确的,参照上述二点)
  4、类别或性质特殊的古遗址,以“最小的行政区域名称或自然地名+类别(性质)+遗址”定名。”(即含有三个要素,仅就特殊遗址而言)
  以上定名标准,为通行的考古学遗址命名方法。在此次文物普查中,除各类所举示例外,应当把握的基本要素有:(1)最小行政区(村、屯)和约定俗成的自然地名(如牛河梁);(2)历史设置,指有正式记载的国家和地方政权建置名称;(3)性质特殊,指文化性质或文物类型特殊或典型的,如殷墟遗址;高句丽“国内城”遗址。
  (二)古墓葬定名,原标准为:
  “墓主人明确的古墓葬(墓葬群),墓主人姓名(或家族称谓)+“墓”(“墓群”)定名;墓主人不详的古墓葬(墓葬群),“最小的行政区域名称或自然地名”+“墓”(“墓群”)定名;如果在同一自然地名处有多处古墓葬,可参照古遗址定名方法(指方位区别)。示例:曹植墓。”
  该标准的定名,在实际中可有五种情况:
  1、墓主人明确或有约定俗成的名称,可直接定名。如武候祠、茂陵。(如李纲墓、郑成功墓)
  2、墓主人不明,但姓氏明确的家族墓,以姓氏定名。如肖氏族墓。
  3、墓主人及姓氏不明,但地点、时代明确,以地点、时代定名。法库县叶茂台辽墓。(福建很多这种墓葬,如漳浦××山明墓、永春留安山南朝墓)
  4、一般性墓葬,以地名+墓定名。如广武汉墓群(山西)、辽阳壁画墓群。
 5、特殊形制的墓葬。如石棚、悬棺葬、崖墓、瓮棺墓等。(“最小的行政区域名称或自然地名”+“××石棚(墓)”或“××崖墓(瓮棺墓”)
  (三)古建筑定名,原标准中列为四种情况:
  “1、古建筑(建筑群)历史上名称明确或已有约定俗成的名称者应按原称命名(如华林寺大殿);同类或同名者可在原名前加所在地域名称以区分。
  2、古建筑(建筑群)历史上所有者明确的,以所有者姓名(或家族称谓等其他代称)+“建筑类别名称”(“建筑群”)定名。如直隶总督、杜甫草堂。(如李纲祠、林则徐祠堂)
  3、古建筑(建筑群)历史上所有者(或归属)不明确的,以“最小行政区域名称或自然地名(街道)”+“建筑”(“建筑群”)定名。
  4、如果在同一最小行政区域名称或自然地名(街道)下有多处古建筑(建筑群),则在最小行政区域名称或自然地名(街道)后加“方位或门牌号等”,予以区别。”(如历史名村中有这种情况)
  上述古建筑的定名,与古墓葬的定名,在要素上有共性。即基本上也可分为历史上原有名称明确的;历史上归属或主人(使用人)明确的和历史上所有者(主人)不明确的三种情况。但与古墓葬相比,能列入不可移动文物的古建筑,其归属、使用关系明确的占比例较大。所以,古建筑类定名,更应重视建筑本体所处的位置、形态、结构、特征和使用功能等。如应县木塔,实际上定名中包括了三个因素:地理位置、材质结构、形制类别。古建筑诸如此类,这是古建筑定名中应注意的问题之一。(我个人理解这段话意思是告诉我们,古建筑定名时尽可能考虑三个以上要素,使人一看就明白以上所提的古建筑位置、形态、结构、特征和使用功能等,从而突出了其重要程度,也便于区分。不过定名时但仍要以简约为原则)
  (四)近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定名,原标准中列为六项:
  “1、 重要事件发生地及其纪念性设施,以具体历史事件名称(具体地点)+“遗址”定名;
  示例1:潘家峪惨案遗址
  示例2:古田会议会址。
  2 重要机构旧址,以机构原名(具体地点)+“旧址”定名;。
  示例:黄浦军校旧址。
  3 名人故居(旧居),以具体地点+人名+“故居”(“旧居”)定名。其中“故居”指名人出生地及幼年居住地,“旧居”指其他时期居住地。如果不存在重复的现象,也可以采取将具体地点省略的定名方式。
  示例:上海宋庆龄故居。(福州林则徐故居)
  4 名人墓葬,以人名+“墓”定名。
  示例1:鲁迅墓
  原标准是将列土墓与名墓并列一起,新标准则另列烈土墓。示例2:焦裕禄烈士墓(如林祥谦墓)
  (名人墓与烈士墓这所以分开来,我个人理解是因为名人既有传统意义上的“好人”,也包括了传统意义上的“坏人”。特别是一些国民党的将领、豪绅等等,在抗日等方面立下战功,但后来又与共产党为敌。如张灵甫这类人等。本次这所以单列出来,实际上也就是告诉我们应站在历史的角度正确对待历史人物,建议处理这类文物时要有政治眼光)。
  5 近现代墓葬群,以历史事件名称(地名)+“墓群”(“陵园”、“殉难地”、“丛葬地”等)定名;同一历史事件的多处墓葬群,以地名+历史事件名称+“墓群”(“陵园”、“殉难地”、“丛葬地”等)定名。
  示例: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
  6 近现代代表性建筑(建筑群),以地名+建筑用途(形式风格)+“建筑”(“建筑群”)定名;同一地点有二处或多处的用具体地名加以区分。
  示例:上海外滩建筑群。”(如厦门鼓浪屿西洋建筑群)
  以上对近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的定名,鉴于与古代文物的不同,应当在调查实践中重点把握如下三个方面:
  其一,所在文物与重要人物关系明确的,在近现代建筑类(含旧址)定名中突出。此类文物的建筑特征、甚至地理位置都是次要因素,而人物应是定名主体。如黄兴墓、雷锋墓。一人有二处以上者,地名应冠于前,如上海宋庆龄故居。
  其二,所在文物与重要事件或机构的关系明确,此类在建筑类和史迹类也很突出。此类文物的定名,其本身的形态特征不主要,而与其有关的事件、机构更为重要,这是与古代文物的重要区别。如北京大学红楼、金田起义旧址等。其定名中,重要不是红楼的建筑结构和金田村,而是“北京大学”和 “金田起义”。
  其三,与近现代重要人物和事件无直接关系,而其文物本身的代表性和典型意义突出。则应突出其行业特点或使用功能来定名。如上海汇丰银行、天津望海楼教堂。前者突出其近代外国在中国开办的银行建筑,后者则是近代天津开港后的重要西方教会建筑。
  ⊿
  五   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年代标准
  (本提纲要与白皮书中“第三次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年代年代标准”合用,有些在白皮书中已有而提纲中未提及)
  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年代标准的确定,原标准列有四条:
  “1、 纪年采用标准。采用公元纪年、历史(朝代)纪年和考古学年代三种。各类纪年均按国家法定规定的方法标示。(中国历史年表)
  2、 时限划分标准
  2.1古代文物年代上限为旧石器时代,下限为清代(1911年)。(但有一类不可移动文物年代上处古代文物年限内,但却和近现代历史事件、人物有重要关系,要划入近现代文物,如教堂、抗英史迹等)。
  2.2 近现代文物年代自公元1840年至当代。
  3、 确定纪年的方法
  3.1 古遗址:依据文化遗存确定年代。(指的是采用考古学的断代方法。考古学的断代方法一般分为地层学、类型学和科学测年三种方法。地层学是根据地层叠压关系来判断堆积的相对先后和早晚关系,类型学则采用遗迹和遗物与其他遗迹与遗物之间的形态的相似或区别来断代。年代测年则是考古学中应用自然科学手段来测定年代,如我们常用的C14测年方法)
  3.2 古墓葬:依据结构形制、随葬品及墓志铭等确定年代。(形制和结构一般指的是墓葬平面和剖面形状以及砌造方法等;随葬器的断代方法与遗址断代方法相似,但优点是容易得多,因为墓葬出土器物往往比较完整,容易比较分析;墓志铭是最直接的证据,因为其上往往注明墓主人身份、生卒年月和事迹等内容)
  3.3 古建筑:依据现存建筑物形制、结构特点及相关题记等确定年代。
  (古建筑断代比较复杂,既要从主体结构大的方面去分析,还要注意许多细节的作法,包括装饰雕刻等等。象邵武宝严寺梁架上有题记是最准确、最直观的。
  关于古建筑的年代,是指现存建筑的年代,指的是现存建筑中主要建筑或主体建筑的年代,不是历史记载的年代。
  迁移之后的建筑,如果是原建筑搬迁,还是写原来建筑年代,如果只是名义上拆迁,那就不是原来的年代的。上文说过后者实际上还不能列入文物范围。)
     3.4 石窟寺及石刻:石窟寺依据洞窟形制、文献、题记等确定石窟寺开凿年代。石刻依据石刻的形制、内容等确定年代。
  3.5 近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
  3.5.1 重要历史事件发生地和纪念地,依据重要事件发生的时间确定年代。(重要事件往往依据史料记载和当事人讲述来断代。近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要和事件、人物挂勾,按事件、人物使用年代、发生时间来定,而不是建筑本身的年代。上文说过的林则徐出生地就属于这个范围内。)
  3.5.2 重要机构旧址:依据机构占用时间确定年代(也不是指建筑本身年代)。
  3.5.3 行业及典型建筑:依据建筑的始建时间确定年代。(因为有些建筑往往持续建造几十年,特别要注意始建年代。比如平和绳武楼,清末始建至民国完工,登录时要填始建年代)
  3.5.4 名人故居、旧居:依据当事人出生、居住时间确定年代。
  3.5.5 名人墓:依据墓主人埋葬或迁葬以及陵园设立时间确定年代。(指起始年代。名人墓,以埋葬名人的时代为准,如迁移,则定迁移时的年代。我的理解这里的“迁移”指的是古代的迁移,不是当今因基本建设而搬迁的墓葬。)
  4 年代标示规则
  4.1 史前文物用考古学年代,如旧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古动物化石可用地质学年代。考古学纪年一般用于史前时期的不可移动文物,如旧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部分青铜时代,不用“中石器时代”、“铜石并用时代”的写法。在标注考古学文化纪年时,一般只标“时代”,不标“文化”。比如昙石山遗址,填写新石器时代,而不用“昙石山文化”,前者是时代定性,后者则是内涵定性,不能用内涵定性来代替时代定性,特别是考古学未公认的文化)
  古代历史时期用朝代纪年,年代明确的同时用公元纪年;(各个朝代纪年称“代”,不称“朝”,如写“商代”,而不用“商朝”。年代明确的同时加上公元纪年;朝代确定的可加上年号或年代,如周代武王××年)。个别地区历史朝代纪年不明确的可使用考古学年代。(进入夏代以后的历史时期的一般不使用考古学纪年,而使用朝代纪年,如用商代,不用青铜文化。但边缘地区青铜文化与中原脱节,可继续使用青铜文化的名称。福建地区在以往考古调查和发掘中经常使用“青铜时代”这个名称,特别是第二次文物普查资料基本都是这样填写的。第三次文物普查我建议改用本次标准的登记方法,即采用“夏商周”来代替“青铜时代”说法。
  正式的公元纪年要用“公元×××”“公元前×××”。跨时代的可写“公元前×××——前×××”,不用写“年”。
  在公元100年内,一定要写上“公元”二字,超过100年后可以不写“公元”二字。
  确实不能确定具体年代的可写“××世纪”或“××世纪——××世纪”。)
  地方政权控制时期用国家认定的“中国历史年表”中的政权纪年标示,并用公元纪年标示。(不用未列入历史年表的王国自身的朝代纪年,如闽越国“无诸××”。五代闽国时期列入中国历史年表,可用)
  示例大理国仁寿三年(1238)
  近现代文物用公元纪年,公元纪年不详的,用“清末”、“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标示。
  4.2 有两个以上连续时代的,应标示起止时代;示例1:唐—元。
  时代不连续的,中间用顿号间隔;示例2:新石器时代、商、汉
  不能确认具体时代的,应标示跨度年代;示例3:商周、唐宋。
  时代不详的,标示“不详”。
  
  4.3 用历史朝代纪年和公元纪年同时标示的,先标示朝代纪年,同时在括号内标示公元纪年。
  示例:清康熙五年(1666)。
  4.4 历史朝代标示容易产生歧义的,可遵循以下原则:
  4.4.1夏商周:年代明确的分别称为夏、商、西周、春秋、
  其中如年代不明确的,可标为商周、秦汉等。
  该年代标准,需要重点说明的是:
  (一)年代标准与其他四个标准的局部区别是,该标准中有相当部分的内容属于文物普查中采用的国家通用标准。因此,该标准的内容分类由“采用标准”、“时限划分”、“纪年方法”、“标示规则”四部分组成。这是年代标准规范的特殊性,其适用于第三次文物普查。
  (二)“采用标准”和“标示规则”,主要采用通行标准。“时限划分”是本次制定标准中讨论最多的问题。对此,将“古代文物”、“近现代文物”、“少数民族文物”分别规定了不同的年限划分标准,这是为了适应不同文物普查对象年代标示的特殊性。这主要参考了历次公布的国保单位和《中国文物地图集》的传统做法。其中1840年至1911年,总的可标为“清代”。
  (三)对1840至1911年的近代文物的朝代和公元纪年的选择和标示,原则上可以采用分类标示法。即古代文物标清代,可用朝代纪年+公元纪年。近现代史迹类文物,年代明确的可称公元纪年,不明确的,也可用“近代”、“现代”(但在郑州培训期间,老师强调尽量不用“近代”和“现代”标注)。
  (超出清代以后,不能列入古代文物范围)。
  
  
  
  六   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计量标准
  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的计量,与年代标准具有的共性,是引用的标准,大部分为国家已有的规范标准的具体化。而且本标准适用于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计量和统计,分为整体计量和单体计量。具体计量方法,有如下三个方面:
  “1 整体和单体不可移动文物的界定
  1.1 整体不可移动文物是指在时代、内涵或地层关系上,以独立或相互关联方式存在的文物实体;具有上述特征的单体文物,视同整体文物。
  (具体理解为三点:具有独立或互相连续的地域范围;文物在形态和结构上自成一体;文物相对独立,不是其他文物的附属物或其不可拆分的部分。我的理解是这里的“附属物”不是指主次差别,而是指不可拆分的部分。比如墓葬所带的碑亭、石象生;考古遗址发现的灰坑、墓葬、壕沟;窑址中发现的窑炉、作坊及连接二者的道路;建筑中的水井、门楼、月池、旗杆石等等,在整体计量时都全在一起。在单体计量时则按单体计量方法进行)
  示例1:吉林文庙
  示例2:陈氏牌坊
  1.2 单体不可移动文物是指整体不可移动文物中相对独立存在的文物实体。陵墓中的墓冢、石像生、牌坊等。(单体建筑指的是完全不可拆分的建筑。上述整体文物计量中所列的各单项在单体计量时就要作单独计量。建筑类文物作单体计量时可能难度稍大些)
  2 不可移动文物的整体计量
  2.1 不可移动文物的整体计量的量词应按照通行的原则使用,一般统称或总量统计时以“处”为计量单位。
  2.2 同一分布范围内,具有同一文化性质或内在联系,且没有自然地理因素分割的各类文化遗存,按一处整体不可移动文物计量。(注意是二个并列条件)
  2.3 具有地层叠压关系,文化性质或时代不同的文化遗存,按一处整体不可移动文物计量。(适合于古遗址等。普查中发现的遗址,未经正式发掘,这样的遗址一般以单体来计量,)
  2.4 同一地域中,因文化性质(时代)不同或被自然地理因素分割成若干独立单位,按多处整体不可移动文物计量。(如三坊七巷建筑群适合于这条,因为其中既有明代也有清代建筑,同时还有不同家族、不同人群居住的建筑。象历史文化名村的民居建筑一般适用于这一条。在第二次文物普查登记表曾发现有这样情况,就是有的遗址连续跨越几个山头,登记中仍将之作为一个遗址来看待,在本次文物普查中应予拆分,单独计量)
  2.5 在一定地域范围内,独立存在不可分割的文化遗存,按一处整体不可移动文物计量。
  示例1:张掖鼓楼、
  示例2:恭王府及花园。
  (这种情况在我省很多,象各地的文庙、城隍庙等)
  3 不可移动文物的单体计量
  3.1 不可移动文物的单体计量的量词应使用文物自身的计量单位,在总量统计时以“个”为计量单位。
  3.2 同一处遗址中,不同类别的文化遗存,如房址、窖址、窑址、墓葬等,应按其实际数量做单体计量。(正式发掘的遗址,得到学术界公认的,可以拆分为不同的单体,如昙石山遗址。但在统计时要作具体分析,比如昙石山遗址,发现了约80座墓、100多个灰坑,但现在保留下来的并没有这么多,有些在当时根据发掘需要就已清理掉了,就不能按发现的数量进行登记,要按与实际存在的数量进行登记。但实践中也有这么一种情况,比如近年发掘的浦城夏商时代窑址,由于其重要性,在发掘之后有意识的加以现场保留和保护,其所保留的遗迹数量十分清楚,尽管已经回填,但仍可按实际数量进行单体统计。对于早年发掘的一些遗址,虽然有些遗迹也做了回填处理,但现在已经无法清楚其回填遗迹的数量,就不做另外统计)
  3.3 同一处墓葬中,相对独立存在的文化遗存,如墓冢、门楼、享殿、碑刻、石像生等,应按其实际数量做单体计量。
  3.4 同一处建筑中,相对独立存在的文化遗存,如殿堂、楼阁、桥梁、碑刻、影壁、围墙等,应按其实际数量做单体计量。
  (上述二条只是举出一些具有普遍意义的项目,实际上远不止这几项,大家可根据各地的情况适当增减)
  3.5 同一处石窟寺中,相对独立存在的文化遗存,如洞窟、石刻、造像等,应按其实际数量做单体计量。
  3.6 同一处石刻中,内容和形式相对独立的石刻、造像等,应按其实际数量做单体计量。”
  对上述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计量标准,需要重点说明的问题是:
  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计量标准,在文物普查的实践中,主要应注意解决操作中的三个具体问题。
  (一)对不可移动文物的“整体”和“单体”的界定。这是第三次文物普查区别于第一、二次文物普查提出的计量新概念。
  (二)对文物“整体计量”和“单体计量”的不同规则,应当按照不同文物类别存在的状况,具体对待。
  (三)应当区别构成“整体文物”的两种情况。即有的文物本身就是单体的,应视同一处“整体文物”,如西安大雁塔;有的文物本身为群体的,也应视为一处“整体文物”,如北京故宫、清西陵。其群体形态的“整体文物”中的独立个体,可统计为“单体文物”。
  (在统计群体文物时,要注意一种情况,比如上次考试题目中有这么一道题,在统计一处古塔时,其还有附属的文物,门楼1个、牌坊2个、水井1个,请问共有多少个单体文物,多数学员回答是4个,实际上统计时把最主要的古塔本体给漏掉了)
  在上述原则下,本标准在要求计量标准规范化的同时,需重点说明的问题,主要是标准所列的三条中都分别提到的“以独立或相互关联方式存在的文物实体”和“相对独立存在的文物实体”的认定和统计标示方法。其关键是对“独立存在”的文物概念在不同环境下的界定,不宜简单的一刀切。如十三陵,在一处大的“国保”中,是一个大的“整体文物”;但十三陵中的每一个皇陵,如定陵,实际上也构成一个“整体文物”,其中包括陵内的参道、牌坊、石象生、享殿、门阙等单体文物。所以在此次普查中,对十三陵这样的大型群体文物,虽然在国保名单上列为一处文物,实际的复查登记计量中,应包括三个层次:
  A、十三陵的整体墓园分布,
  B、各皇陵独立的墓园分布,
  C、各陵园中的各独立的单体文物。
  类似的情况,在大型古建筑群中,亦有这种情况。其中在此次文物普查的计量标准中应遵循的认定“单体文物”原则,应当至少包括三个条件(无论处在群体或单体中):
  A、独立的占地范围,
  B、自成体系的结构或形态特征,
  C、具有自身的文物属性,而不是其他主体的附属物。(这里的附属物指的是不可拆分的,假如将其拆分,那这个单体文物就不完整了)
  如一处墓园中独立的门阙建筑。在上述前提下,还应兼顾不同文物的计量方式和计量方法及单位,进行具体计量。如上举的大型国保单位十三陵的整体与单体文物的计量中,出现了三个层次,这三个层次是递进的。即每一个皇陵,对应“十三陵”是“单体文物”;而每一个皇陵(如长岭)对应陵园中的门阕和石像生,又是“整体文物”。而一般的古代墓葬,则只有一个层次或两个层次。(这段话老师没有更详细的说明,我的理解是在实际普查中,登记这类含有多个层次的文物时应按最低二个层次来登记。也就是说,象十三陵这样文物,由于被自然地理因素分割成多个独立单元,应先按多处整体文物计量,然后在每一处整体文物中再计量单体文物。在福建有很多历史文化名镇、名村,一般都有几十处不可移动文物,在公布文物保护单位时,都是按一处进行申报和公布的,但在此次普查中进行登记时就要做拆分。这与申报各级文物保护单位时的处理是不同的,这一点需要大家注意理解。)

 


1


 


 
[返回]  
 


[新版网站][旧版网站]

Copyright(c)2008版权归属于晋江博物馆所有 您是第1184004位访客 网站管理